医药卫生网 > 报纸文章 > 内容
护卫心脏大血管的“魔术师”——访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心外科九病区主任陈国锋
2018/6/6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本报记者 丁 玲 文/图

陈国锋

   不管是6个月大的孩子的大动脉调转术,还是78岁老人的主动脉弓置换术;不管是致命的大血管畸形,还是凶险的主动脉夹层,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外科九病区主任陈国锋都能应对自如。
    陈国锋的手术以稳、准、巧、精见长,带有鲜明的个人特点,凭借严谨、果断的处事风格,他在护卫心脏大血管的路上不断探索、攻坚克难。
大动脉转位术好比在心脏上“绣花”
    如果一个人把工作当成信仰,那一定是从中找到了工作的真正魅力,从中找到了支撑自己的力量。陈国锋就是这样。
    6个月大的婴儿宝宝(化名)由于心脏主动脉“错搭”,出现严重的紫绀,呼吸急促,生长缓慢,在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被确诊为大动脉转位。
    据陈国锋介绍,大动脉转位是世界性的治疗难题,以往外科手术以姑息手术或外管道治疗为主,患者术后可能还需要多次手术,远期生活质量差,并发症多,死亡率高。此类患儿的最佳治疗时机是在3个月以内,6个月已是“高龄”,但手术是唯一的生存机会。
    幸运的是,宝宝的心脏室间隔有个缺口,这个缺口成了他的救命通道。否则,宝宝随时都会因缺氧而丧命。
    然而,小孩儿的血管细如发丝,心脏只有鸡蛋那么大,手术难度可想而知,这就好比在心脏上“绣花”。
    作为较早挑战大血管手术的医生之一,陈国锋在困难面前从不低头。在与家长充分沟通后,陈国锋先为宝宝实施了肺动脉环缩术,降低肺动脉压力,锻炼左心功能;7天后实施大动脉调转术+室间隔修补术。术中,将错误连接的两大血管完全切下后移植到正常的心室上,调转了错误连接的两大血管根部,移植冠状动脉,从而根治该病。该术式保护了主动脉瓣及肺动脉瓣功能,减轻瓣膜反流,且自体肺动脉瓣的潜在生长性又满足了患儿生长发育的需要。
    刚送走最小的患儿,另一个挑战又来了:一位78岁的老人因主动脉夹层急诊入院。作为动脉的异常扩张,主动脉夹层破裂致死的凶险程度超过其他任何一种疾病,临床医生称它为“不定时炸弹”。患者血压一旦升高,瘤体无法承受血流压力导致破裂,患者在几分钟甚至数秒钟内就可能死于心包填塞或失血性休克。
    心之所向,即使跋山涉水,也能到达彼岸。作为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主动脉夹层手术成功率较高的施术者,陈国锋带领手术团队又一次交上了完美的答卷。
主动脉夹层手术好比“拆炸弹”
    “对待手术必须非常用心。在科室,我们要求‘慎于术前、精于术中、勤于术后’。我们不要求手术数量,重要的是每一台手术的质量。”陈国锋坦言,从住院医师到自己主刀,责任虽然不同,但是坚守的初心是一致的。
    心脏大血管手术对手术医师要求极高,术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和预案,术中要注意心肌、血液、内脏、脊髓、脑的保护,术后需要维持呼吸循环稳定,控制血压、监测肾脏功能及下肢活动,避免出血、肺肾功能衰竭等并发症。
    在1个月内,为6个月大的患儿实施大动脉调转术,为78岁的老人实施主动脉弓置换术,陈国锋带领团队接受一次又一次考验,同时也在无形之中引领着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心外科九病区一步步迈上新台阶。
    对于医学的探索,陈国锋始终没有停止过。就在1个月前,陈国锋带领团队多次抢救命悬一线的急性主动脉夹层患者。其中64岁的刘老太太急诊入院时的诊断多达7项:主动脉夹层、主动脉瓣关闭不全、高血压病3级、急性心肌梗死、频发室性早搏、急性双下肢动脉闭塞、脾切除术后。对于这样的患者,如果心中没底,肯定是不敢接的。刘老太太的手术从下午开始,直到第二天凌晨3时许才结束,整整进行了12小时14分钟。
    无独有偶。50岁的袁先生因主动脉夹层、急性心包填塞急诊入院,术中发现其主动脉根部破裂,破口约3毫米,周边较薄,心包积液1000毫升,当时中心静脉压达到30毫米汞柱(1毫米汞柱约等于133.322帕),血压靠升压药物维持在80/60毫米汞柱,手术进行了近12小时。医务人员为袁先生紧急实施复合带瓣管道主动脉根部置换术(Bentall手术)+主动脉弓置换术+象鼻支架植入术。
    “连着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精神高度集中,辛苦是肯定的。像袁先生这样主动脉夹层出现急性心包填塞的患者,在以前是进不了手术室的。而刘老太太出现双下肢动脉闭塞,竟然能走着出院,这在以前也是很难想象的。经过几年的历练,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心外科九病区医务人员配合得更加默契,再加上有成熟的麻醉、体外循环、重症监护手段做后盾,很多危重大血管疾病患者都有了好的结果。这时候,医生再苦再累也值得。”陈国锋说,这就是医者的职业自觉性,为了那个光荣而崇高的使命,可以一次次舍弃小我,成全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