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 > 报纸文章 > 内容
正确认识颈动脉狭窄
2018/7/9 | 来源:医药卫生网 |

河南人民医院 王子亮

   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中老年人常常出现黑矇、记忆力减退等症状。由于症状较轻,病人往往不重视,出现一侧肢体感觉障碍、偏瘫、失语等,甚至昏迷时到医院就诊才被诊断出颈动脉狭窄,从而错失手术机会。
    专家认为,避免脑卒中发生的第一步就是正确认识颈动脉狭窄。
颈动脉狭窄有哪些症状
    许多颈动脉狭窄病人临床上无任何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有时仅在体格检查时发现颈动脉搏动减弱或消失,颈动脉处闻及血管杂音。轻度脑缺血临床症状有头昏、黑矇、视物模糊、失眠、记忆力减退等症状。部分病人可以出现一过性一侧肢体感觉或运动功能障碍、一过性单眼失明或失语等,一般仅持续数分钟,发病后24小时内完全恢复。症状严重者可出现永久性一侧肢体感觉障碍、偏瘫、失语、昏迷等。
    颈动脉狭窄的发病原因主要是动脉粥样硬化,病人常常伴有高血压病、糖尿病、高脂血症、肥胖、吸烟等其他易导致心脑血管损害的危险因素;颈动脉夹层,25%的45岁以下病人的脑卒中是由颈动脉夹层导致;大动脉炎;纤维肌发育不良;烟雾病等。
怎样筛查颈动脉狭窄
    多普勒-超声检查。这是目前首选的无创性颈动脉检查手段,简便、安全、费用低,诊断颈动脉狭窄程度的准确率在95%以上,广泛应用于颈动脉狭窄病变的筛选和随访中。它可以显示颈动脉的解剖图像,进行斑块形态学检查,如区分斑块内出血和斑块溃疡,还可以显示动脉血流量、流速、血流方向及动脉内血栓。
    磁共振血管造影。这是一种无创性的血管成像技术,清晰地显示颈动脉及其分支的三维形态和结构,并且能够重建颅内动脉影像,准确地显示血栓斑块、有无夹层动脉瘤及颅内动脉的情况,对诊断和确定方案有很大帮助,其突出缺点是夸大狭窄度。体内有金属潴留物(如金属支架、起搏器或金属假体等)的病人禁用此项检查。
    颈部CT血管造影。其优点是能直接显示狭窄程度和狭窄局部钙化斑块。
    数字减影血管造影。数字减影血管造影是诊断颈动脉狭窄的“金标准”,可以让人详细了解病变的部位、范围等;帮助确定病变的性质,如溃疡、钙化病变和血栓形成等;能为外科手术和颈动脉支架植入治疗提供最有价值的影像学依据。
怎样治疗颈动脉狭窄
    临床上,颈动脉狭窄的治疗主要依据狭窄程度和有无脑缺血临床症状;治疗的目的在于改善脑供血,纠正或缓解脑缺血症状。预防缺血性脑卒中。
    内科保守治疗。对于狭窄程度轻的病人,主要是改善生活习惯,积极控制危险因素,进行药物治疗,目的是减轻脑缺血症状,降低脑卒中的危险,具体包括降低体重、戒烟、限制酒精摄入等;还要控制原有的基础疾病,如高血压病、糖尿病、高脂血症及冠心病等。服用抗血小板聚集和降脂、稳定斑块的药物,临床上常用的药物为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在内科保守治疗过程中,要做好定期超声检查,严密观察狭窄有无加重或者是否出现斑块不稳定等。
    手术治疗。对于颈动脉狭窄程度50%以上且有脑缺血临床症状和狭窄在70%以上的无临床症状病人,需要积极采取手术治疗。颈动脉狭窄伴有斑块溃疡者,更需要采取手术治疗:一是外科手术治疗;二是颈动脉支架植入术。
    做颈动脉支架植入术时不需要全麻,部分有严重并发症的病人也可以耐受;病变不局限于颅外段颈动脉。其特点是创伤小、手术时间短。通过这种方法,医生可以同时对颈动脉、椎动脉、冠状动脉等进行治疗。
    目前,河南省人民医院脑血管三病区在国内较早开展了经桡动脉实施颈动脉支架植入术,截至目前已经成功开展数百例颈动脉支架植入术,并发症为零。 
    该手术方式具有以下优点:术后不需要使用血管缝合器,减轻了经济负担;术后病人无需长时间卧床,减轻了卧床制动的痛苦,降低了因卧床导致的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术后护理和局部观察方便;缩短住院时间,降低了住院费用。
注意事项
    颈动脉支架植入术实施后,病人需要改善生活习惯,管好嘴,饮食清淡,多吃蔬菜、水果,禁食高糖、辛辣、油煎的食品,禁止饮用刺激性饮料;做一些适量的户外活动;规范服药;定期进行影像学复查。
    面对颈动脉狭窄,要做到早期发现、有效预防、及时干预、接受正规治疗,以提高生活质量。
(本报记者冯金灿整理)

专家简介

   王子亮,河南省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介入放射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颈动脉病专科负责人;中华放射学会介入放射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华放射学会神经介入放射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秘书,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青年委员,河南省医学会介入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兼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医学会放射学分会青年委员,《影像诊断与介入治疗学》编委;从事介入诊疗工作15年,擅长脑动脉瘤、脑动静脉畸形、硬脑膜动静脉瘘等疾病的介入诊治;擅长桡动脉入路神经介入诊疗,总结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脑血管造影和治疗的技术流程;承担和参与相关课题10项,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参编介入学专著两部。